煤炭山脚踩千万宝矿

煤炭山脚踩千万宝矿座落于雪兰莪州的煤炭山因煤炭而闻名,开埠于1913年的煤炭山曾经风光一时,当年许多祖辈从中国被卖猪仔或自行飘洋过海到南洋,其中有一部份就发着到煤炭山挖掘第一桶金的美梦。然而,随着原本使用煤炭来发动的火车不再使用煤炭之后,风头甚盛的煤炭山就像在烧得火红的煤炭上淋了一桶水……吱一声火焰熄掉了。人离、车走、繁华不再。煤炭山还有煤炭吗?当地马华支会主席李成坤及老煤友叶佛照拍着胸口说有,只不过即使现在将煤炭开採出来,亦已经无用武之地,现在科技用不上它了。“我们现在站着的这一块土地下,还有很多煤炭呢。”他们自豪又感慨的说。站在煤炭山,说实在的,这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平原大地,周围没错是叠叠起起的山峦,但在我眼中,煤炭山还真的称不上是一座山。我不晓得双脚踩着的土地下面,到底有没有煤炭?结果,还是李成坤和叶佛照给了我确实的答案。“有,我相信还有大把煤炭。”李成坤和叶佛照故意把“大把”说得大大声,自信满满。原来,曾经有煤炭探测队伍到煤炭山进行探测工作,果真探测出地底下还蕴藏着大量煤炭,“但探测到也没有用,因为现在很少有交通运输会用到煤炭。早几十年前还说煤炭可供火车或轮船发动机械用,但随着火车和轮船没有再使用煤炭之后,现在即使将煤炭开採出来,相信也销售不出去。”李成坤说。我笑说,那我双脚踩着的土地不就是值几百万几千万了吗?煤炭山人人都可变作百万富翁啰。李成坤听罢笑出声音来,“如果有人要买,那肯定就值百万元千万元啦,但如果没有人要购买,这煤炭也不就是等于你脚下的一堆泥土而已。”一条内裤闯矿山至于叶佛照(74岁),当年20余岁时曾经进过煤炭矿地工作,“我不是负责开採煤炭的,而是一名电工。隧道内的採矿工作实在很危险,遇故身亡的个案也听闻不少,但当时大家为争一口饭,哪里还顾得了生命危险这一回事。”当年叶佛照只穿了一条内裤,就大步大步进入隧道内负责修理电泵、钻机等工作,“工人们当年真的只是穿内裤而已,因为进去开採煤炭全身都会弄到黑黑的,还穿这幺多衣服干嘛,洗起来很辛苦啰。”大约是在1958年左右,煤炭公司倒闭了。很多人离开的离开,走的走,剩下不捨得离开的就留下,一直守候着这片土地。“整片土地一下子沉静了下来,几十年啰,这里都没有发展,但这也好呀,我们也乐得在这里过安逸的日子。”老村民告诉我。我向老村民们提问的最后一道问题是,煤炭山是否还有希望东山再起,辉煌光芒再现?结果获得的答案是“不”。原因很简单,煤炭不是黄金,它没有黄金的价值和号召,煤炭山欲振乏力。飘洋过海掘一桶金煤炭山开埠于1913年,开埠名人是罗带。煤炭山煤矿公司在1915年正式营业,当年的煤炭山是马来亚的煤都,掌握了马来亚的经济命脉,煤炭山也成为了人人心目中的小金山。当年一批又一批的外地人涌着进来,无论是马来亚其他地方还是来自中国的老一辈,都飘洋过海来到煤炭山谋生,除了求三餐温饱,也希望可以快速掘到一桶金,回家乡安乐享福去。煤炭开採分为露天矿场(open mining)和隧道矿场(underground)两种,如今露天矿场早已变成废矿湖,在蓝天白云青山的衬托下煞是美丽,而隧道矿场多个进出口都被堵起来,以免雨水流入泛滥成灾构成危机。煤矿公司每个月发薪两次,每当发薪时工人都会涌到镇上消费,许许多多原本在外地卖武卖艺卖药的生意人,都会挤进煤炭山做买卖,盛况一时无两。块块红砖见证兴衰煤炭山离开吉隆坡大约1个小时的车程,从万挠收费站出口,往瓜雪的方向驶去,经九曲十八拐即抵达此小小城镇。煤炭山虽然小,但却“五脏俱全”,政府主要机构包括警察局、消防局、邮政局等等都不缺,三大民族的小学林立,中学也有,提供了当地小孩完整的教育体系。煤炭山风土人情异常浓厚,人人见面都会打声招呼,说句你好。我在早上11时许抵达煤炭山,街道有点冷冷清清,但在附近麵档却发现约有10位安娣在闲话家常,直到12时许才纷纷散去,看来是时候到了,得回家準备午餐给孩子们放学后享用吧。在煤炭山兜了一圈,发现这里的房子极具特色,尤其是由红砖一块一块砌成的屋子,更是令人心头一振……实在太漂亮了;门前种上翠绿青草和红花的红砖房子,竖立在斜坡上,更是构成一幅天然美景。原来在煤炭山早年也有一个砖厂,这里烧出来的红砖块或红瓦片都是质地最优良的,当煤矿公司为员工搭建房子时,都选用这砖厂的红砖块,它不必上漆就已经很美丽。我讚扬红砖屋是见证历史的民房,经得起时间考验,世世代代永不褪色。/副刊‧报导:高宝丽‧2008.01.19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