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Pay卡年刷千亿 在台募资却踢铁板!

LinePay卡年刷千亿 在台募资却踢铁板!

金管会将举办纯网银公听会,听取外界意见,但还未举行,金管会主委顾立雄就透露,科技业者对纯网银的设立条件「很有意见」,其中两大疑虑,一是金融业须持股过半,认为等于由金融业主导;二是资本额须达 1 百亿元以上,门槛过高。

摊开浮上檯面的竞争名单有三家,包括中华电信、兆丰金与第一金合组的国家队,携手日本乐天银行的国票金控,再来就是年初雷声最大的 Line Bank。

外界盛传,反对声浪最大的,就是今年初放出要角逐纯网银风声,迄今却尚未组队成功的社群平台 Line。

Line 挟着 1 千 9 百万名用户,在台湾渗透率高达近 80%,是台湾人最常用的社群平台之一。2016 年底,其子公司台湾连加网路与中国信託商银合作联名卡,共发出 150 万张,累计刷卡金额逾新台币 1 千 7 百亿元,是去年讨论度最高的信用卡;此外,该公司去年投资一卡通公司约 3 成股份,看上的,正是其拥有电子支付执照,具有储值帐户与转帐的功能;如今,全台能使用 Line Pay 支付的地点近 7 万个,是它在台湾进军纯网银的基础。

释股邀各大银行、通路不只高价还限时回覆

Line 虽从日本开始发迹,但母公司是韩国 Naver,而海外事业发展皆由韩国主导,其策略为因地制宜、由当地人当管。目前台湾 Line 总经理由台湾人陈立人掌管,而台湾连加网路董事长由韩国人丁雄注担任,等于直达韩国母公司天听,更凸显其高层对在台进军金融业的重视程度。

的确,凭着 Line Pay 卡的成功,韩国母公司今年  3 月初委由韩国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担任财务顾问,来台大举招亲,企图想用台湾银行业资金来玩 Line Pay 与 Line Bank。

据了解,今年 3 月 Line Pay 高层邀集国内各大民营银行,包括中信银、台新银、玉山银、国泰世华银之外,还有新光三越、PChome 等各大实体与虚拟通路前来,齐聚在五星饭店,说明其释股案。

为了避免成效不佳,据了解,操盘团队还提出要参股 Line Bank 就得先参股 Line Pay 的条件说,让各大金融机构参考,整个募资案期限在 5 月中截止。

一位与会的银行业高层透露,Line Pay 开出新台币 10 亿元换 10%股权的天价,预计找三家银行合作,募资 30 亿元,甚至要求限时回覆,「怎幺可能?3 亿要上重讯,10 亿要送董事会,通通来不及!」

最后,只有与 Line 合作推出 Line Pay 信用卡的中信银愿意出资不到 4 亿元,金融圈传闻兴趣浓厚的台新银与国泰世华银两家都未出价,如果换算该公司估值,等于从开价的 1 百亿元缩水至不到 40 亿元左右。

「Line Pay 招亲半天,雷声大、雨点小,最后只有中信银给面子出价。」一位金控业者透露,韩国人想用台湾人的钱来玩他们的网路金融事业,结果大家都不埋单。

用户资料库虽庞大做纯网银还有三大隐忧 ⋯⋯

照理说,Line 挟着庞大用户数的资料,加上其擅长运用数据做行销的能力,在网路世界里占尽优势,应该是国内银行业趋之若鹜的合作对象。为何台湾银行业不愿出资合作?问题出在三方面。

其一,Line Pay 的商业模式待考验。一位民营银行总经理分析,去年 Line Pay 卡之所以成功,靠的是 3% 点数回馈补贴,藉此累积大量点数与消费场景。但这 3%,Line 可是一毛都没有出,苦主则是分别出 2%的中信银与 1%的 Visa,「就是羊毛出在狗身上,由猪埋单。」

然而,该信用卡今年起回馈率降为 2%,依国人习惯,只要回馈率往下掉,民众就会剪卡,没有点数就没戏唱,「做财务评估不知道怎幺赚钱,都是补贴来的。」这位总经理分析。

其次,Line Bank 目前提出的营运模式,是打算做各家银行信用卡的「代理行」,也就是将各银行现行的红利与现金回馈,改为累积 Line point 点数。其实这种模式并非完全不可行,但前提是要有足够规模的用户。

然而,观察 Line 最新一季的财报,其海外用户每月活跃用户数已连续 4 季下滑,去年同期还有约 1 亿人,如今,却只剩下 9 千万人,是其未来的隐忧。

最后,根据我国银行法规,网路社群平台的用户资料,「不能」直接转做银行的客户资料,意即,要民营银行花 10 亿,却买不到名单,「值得这个价码吗?」民营银行业者直言。

再加上,Line 并无设立网路银行的经验,一位银行数位金融处处长直言:「等于国银出钱、出人力帮它建置,」就算弄好,也要花上半年,到时候时代变怎样没人知道,「把钱拿出去直接撒还比较有用。」

但 Line 强调,Line Pay 与 Line Bank 是两条平行进行的业务线,在金管会尚未公布纯网银的施行细则前,没和任何业者洽谈过相关事宜。

过去,科技业者求快、敢冲,突破原有的框架,创造出无限的商机。但是,当网路业碰到高度监管的金融业时,过去的游戏规则通通不适用,缺乏具体商业模式,成了 Line 想要抢滩纯网银的致命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