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订阅了吗?】《科技岛读》周钦华谈知识自媒体:请聘用我,而

【你订阅了吗?】《科技岛读》周钦华谈知识自媒体:请聘用我,而

相信台湾科技与网路圈人士都对周钦华与他创办的《有物报告》不陌生。从 2015 年 3 月开始,周钦华以「花早上十分钟阅读,就有精緻、深入的台湾科技趋势分析」的理念,创办了这份订阅制科技媒体,在不到两年时间内,就累积了一千位付费订阅读者与超过 150 位各产业专业人士纷纷加入担任主笔。但在去年年底由于会员成长停滞、品牌不清晰等因素,周钦华突然停下了脚步,决定把有物报告第一份产品 Key Points 电子报停止营运重新归零,并预告将以另一种新面貌再与大家见面。

这份新面貌,就是完全周钦华一人担当统筹与主笔的有物报告 2.0:《科技岛读》。延续之前颇受好评系列,这次 INSIDE 邀请到了周钦华,与我们聊聊从共笔走到个人媒体的这段历程。

《科技岛读》是克服体验不一、主题发散的反思

其实在《科技岛读》第一篇文章里,周钦华自己就提到《科技岛读》是检讨 Key Points 后改进的产品,之前有物报告 Key Points 电子报虽然有很优秀的主笔群,但也存在读者体验不一、文章主题发散,以及缺乏台湾思维三个问题,这也是《科技岛读》是他自己单独一人统筹撰写的主因。

「我不认为共笔媒体适合订阅制,除非能把每个作者写作风格很大程度统一化。」周钦华解释,其实体验不一跟主题发散是一体两面,主要都是读者品味跟喜爱的问题。订阅制媒体其实很难跟过去的大众媒体一样文章数量与主题尽可能多元来最大化满足全台湾的读者,而应该是走锁定特定阅听众的小众路线;但过去有物报告的读者因主笔太多,很难预测文章到底是不是他所想阅读的主题。

但我们好奇,《科技岛读》的做法颇有让周钦华自身「个人品牌化」的意味,而且在周钦华脸书上也有其他有物报告主笔拿来《罗辑思维》的罗振宇这种知识性网红与他相比。他认为大众确实喜欢听自己习惯的人讲话,所以罗振宇这种后面有庞大团队经营,前面由一个人单独演出的模式确实可行。

【你订阅了吗?】《科技岛读》周钦华谈知识自媒体:请聘用我,而
周钦华认为《罗辑思维》模式确实可行,但不想用「知识性网红」这个词形容自己,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周钦华本人倒不是那幺强调个人品牌。「的确,我自己并不希望打造个人品牌,在有物报告时期,我是想用接近杂誌的概念去经营它;现在我也不想用知识性网红形容自己。知识性自媒体跟读者之间的关係,应是更加『商业性』的信任,读者会订阅《科技岛读》这个媒体等于是「聘用」我,帮他整理所需的科技趋势,而非明星式的崇拜。」

大环境是否对订阅制有利?

从大环境来看订阅制在台湾似乎越来越受欢迎,有许多的媒体或网路服务开始採取订阅收费服务,周钦华认为很大原因是网路支付技术成熟在背后推动这股趋势。订阅制特色就在于商品的体验跟价值都具有很强的持续性,但网路出现以前,订阅纸本杂誌等内容服务一次只能订一年半载,形成一定的心理门槛;不过电子支付成熟以后开启了一次性订阅市场,消费者想订就订,想退就退,让订阅内容服务的门槛大幅降低。

但作为媒体的收入来源,周钦华其实并不特别看好订阅制。「对,的确有越来越多人接受订阅服务,那是因为现代人每天接触的资讯太多了,注意力变成一种有价的成本,因此会有人愿意花钱订阅媒体集中注意力,降低他们的资讯疲乏感,但仔细观察目前媒体大环境,数位广告一段时间内规模只会越来越大,我不觉得订阅制收入会追上数位广告的成长速度。」

《岛读》想带给读者的台湾观点

强调「台湾思维」,也是有物报告从 Key Points 走到科技岛读的另一项主轴,在岛读的许多文章中,可以看到周钦华努力将科技事件与台湾脉络连结在一起,去评论、推估事件对台湾产业或市场的影响,他表示目前每天大概会花 15-20% 的工作心力,仔细思考产业趋势与台湾脉络之间的关联;但他认为在台湾讲台湾观点当然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不过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的部分,其实在「市场」。「反过来说,科技媒体只说硅谷跟北京观点好吗?很多媒体都在做代理商的工作,当然代理商的价值很重要,但是那种价值是比较难说服人订阅的。」

这在科技岛读与有物报告这种菁英型读物会特别明显。对这两者的读者来说,取得原产地资讯相对容易,代理进来之资讯有时还不一定比她们自己掌握来得精準。但科技岛读会强调台湾脉络,很大一部份是想与读者讨论、共鸣,进而产生科技业内的「台湾共识」。很多人士会用台湾 2300 万人 VS 中国 15 亿人口这种市场规模去思考问题,但由于他想做的是台湾共识,反而不觉得台湾市场小。「不用大,但只要科技岛读能坚持下去,成为品质最好的台湾科技媒体,久而久之国外读者就会对我们产生好奇,进而从我们的论点去观察、了解台湾科技业。」

有位读者的故事也正好应证了周钦华的理念。这位读者是 500 Startups 在新加坡的顾问之一,一开始就很喜欢有物报告所传达的台湾观点,后来也会亲自与周钦华讨论新加坡与东南亚的科技创业趋势,成了他很重要的资讯来源之一。

怎幺观看台湾科技媒体?

虽然是同业,但 INSIDE 对周钦华问了一个有趣问题:怎幺看其他的台湾科技媒体?他认为台湾科技媒体现在处境有点複杂,这是因为台湾科技业目前处于一个有点尴尬的局面。一方面我们相对弱势,国际不会把我们当做大市场来看,也不像硅谷或北京拥有强力的科技创新力。另一个方面台湾引以为傲的半导体产业,周钦华形容「比较像台湾的『国中之国』」,这些人比较关心的是高通、Intel 跟 NVIDIA 在干嘛,消费性科技或是新创议题也离他们有一段距离。

这让科技媒体实际上很难全面掌握半导体与网路新创两端产业的全貌,连带让原本不大的媒体产业与读者阅听习惯进一步走向分众,前者看拓朴产研、DIGITIMES 或 ITHOME,后者就看 INSIDE、数位时代等。但要注意的是,这里用「断层」形容半导体与网路新创两端其实不够精準,竹科产业形成有它接受政府扶植的历史因素,而且到现在还是过得很不错;后者无论业者或是媒体,其实比起半导体产业接受政府帮助不多,近年也才因进入行动网路时代,比较有兴起之势。

不过,周钦华倒认为台湾科技媒体普遍水準都很不错。这是因为台湾长久以来,主题性纸本杂誌的品质比起相邻国家品质很高,这点也被网路媒体继承下来。

律师工作让他做好写作「基本功」

那幺他是怎幺以一人之力,包办《科技岛读》所有的统筹与编辑工作呢?周钦华说明《岛读》的市场、行销工作由另一位全职同事负责,自己也不可能一手包办所有的工作。但他跟我们分享由于之前从事律师工作,在收集基础资料已颇有心得,除了产业报告以外,像美国各级政府的白皮书各类计画,甚至到判决都在他的阅读範围内。「我一篇文章约平均花上两小时找资料,四个半小时写作。日常阅读这些产业报告、政府计画或判决等原始资料,能提供我大方向、概括性的想法,更容易把每个科技新闻放在大架构里面思考。」

但有点意外的是虽前面有提到,他差不多会花 15-20% 的工作心力思考台湾脉络,但也坦承「台湾部分算难写的」。一方面有关台湾的原始资料量相对较少、讨论声量也不像国外多,另一方面台湾业界也不大,其他人会用更严苛的角度来看文章,在写作上必须要更小心警慎。

目标:挑战半年内 2000 人订阅

目前《科技岛读》的主要读者群有两种:第一种是含括科技与非科技业,工作三到五年想积极获取知识与培养竞争力的上班族,大概佔了 80%,像这个族群就会对收费价格很敏感;第二种则是经营阶层,他们不一定亲眼看过每一篇文章,但只要跟他领域相关的,就会非常仔细详读,而收费价格反而是他们最不关心的问题,而且无论 Key Points 或科技岛读,有很多人是因为老闆或公司帐号一人订阅,然后再用公司信转发变成他们的读者。

在 Key Points 结束时差不多已经累积将近一千位的订阅户。周钦华不太方便透露目前到底已有多少订阅户转到科技岛读。不过根据 Key Points 的经验,短期间要收支平衡,让他与行销同事各拿一份正常薪水不是太困难的事,但也希望半年内可以到达 2000 人订阅目标。接下来收入还有余裕的话,会把预算投进行销部分,让更多人能认识科技岛读;如果规模再进一步扩大的话,周钦华并不会改变由他一人写作的方针,但会希望协助收集资讯的同仁加入团队。

上一篇:
下一篇: